水水

再见啦各位~

【楼诚】替代

啊哈!大家不要被我的图影响!群山最棒!

群山:

百宝箱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 “阿诚,我的大衣……”你放哪儿了?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,明楼突然顿住,还在整理衣领的手僵在颈边,沉默片刻,最终化作一声叹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台站在门口听得真切,敲门的手抬起来,却怎么也落不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已经三个月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总是对着空气说话,这个再也不会有人回应的称呼,千百遍从他口中溜出,下一刻,却化作一声轻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日子还是要过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等了一会儿,屋里再没声音,明台才敲门叫明楼吃早饭。明楼随口问道:“我的大衣,你见到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都在衣柜里?哦,昨天你穿的那件送去洗了。”明台回答的认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蹙起眉头,“不是那件,是我和阿诚一起定做的那款,和他走的时候穿的那件一样的。”三个月前,阿诚的那件被血淋淋地摆在自己面前,胸前密密麻麻的弹孔,大片黑褐色的污迹,指尖拂过粗糙的衣料下残存的点点暖意,沾染浓烈的血腥味仿佛萦绕着不肯散去。虽然明楼有意收起来做念想,但在大姐的反对下,还是让这件他生前最喜欢的大衣也随他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明台不想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的眉头蹙得更紧了。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明台咬着牙,坚决不肯再开口,夺门逃出。


明楼心一沉,但还是抻了抻衣角,抹平看不见的褶皱,稳步出了卧室。穿过客厅,餐厅里的食物香气此时闻起来格外陌生。明楼又叹了口气,犹豫片刻,还是径直往门口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明楼,过来吃早饭。”明镜即使不在客厅,也能猜到弟弟的心思。三个月,明楼在这个餐桌上吃饭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。只消看一眼右手边空了的座位,明楼胃里、心里都塞满了冰冷坚硬的刀子,再也不用一口食物来填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不敢违逆,转身进了餐厅。“大姐,我刚刚在找之前订做的大衣,你也知道,最近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最近清减的厉害,上海时买的衣服多半不合身了,早年都穿不进了的几件大衣反倒重又捡了起来。而那件大衣,当年订做时还和阿诚的是同一尺码,许多年不穿,真到要穿时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这件大衣估计你也穿不进了,不如拿去捐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留着吧,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瘦下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还记得那时阿诚眉眼间带着些嘲讽的笑意,语气无奈地答应着,把大衣收好,又出去给自己泡咖啡。怎么能捐呢,这件可是与他的情侣装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明镜示意明楼坐下,看了明台一眼,才郑重地开口道:“明楼,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,您说。”明楼顺从地坐下,对面前的一盘食物却提不起丝毫兴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镜一边强迫般地把筷子塞在他的手里,一边说道:“你知道‘模拟人’项目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点头,随便夹起一些在他吃起来完全没有味道的食物塞进嘴里,机械地咀嚼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阿诚具有被模拟的资格。”明镜见明楼咀嚼的动作停了半秒,顿了顿,才继续说,“所以,我想通过这种方式‘复活’他,想问问你的意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已经这么做了吧?”明楼并没有太过惊异于此,这让明镜和明台都有点意外。战争结束,明镜自然希望这个家团圆,自己又何尝不希望满足大姐这个愿望,只是……算了,随他们去吧,大姐开心,明台开心就够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,明楼才走到家门口,就有人给他打开了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高挑瘦削却不显柔弱的青年,眉眼间带着温暖的笑意,熟悉的大衣穿在他身上,和谐得体。“大哥,欢迎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仿佛被一道雷击中,愣在门口。“阿诚”歪头与他对视几秒,笑意更浓了些,伸手接过明楼手里的公文包,另一只手则伸着等待拿大衣。明楼脱下大衣,却反而接过“阿诚”手里的公文包,自己拿着往房间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?”“阿诚”紧跟在明楼身后进了卧室,明楼拗不过,由着他把大衣挂进衣柜,自己则坐在书桌前翻看最新的论文。“阿诚”也不打扰,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,过了一会儿响起轻缓的敲门声。明楼没有回应,门缓缓而开,“阿诚”把精致的咖啡杯放在明楼桌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明楼连头都没抬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阿诚”不多停留,转身出了房间。门扉轻轻合上的声音仿佛给了明楼一个讯号,他长舒一口气,浑身的僵硬终于得到了片刻放松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,这么像,又这么不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那张脸,那种声音,那个温柔的笑,还有熟悉的咖啡香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那双泛着水雾、会说话的眼睛,干净透明得似乎可以一眼看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还有那几声轻缓的敲门,带着敬重和适度的亲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从来不知道,一个不爱自己的“阿诚”竟是这样一副模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急促的敲门声,明台的脑袋探进来,“大哥,怎么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”明楼明知故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就是这个阿诚哥,你觉得怎么样?”明台放大了胆子,进书房关了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这才抬了头看他。“大姐的意思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觉得很好啊,”明台故作轻松,“不过枪伤导致阿诚哥的记忆信息受损挺严重的,所以还要调试。你觉得哪里需要调整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了,挺好的。”明楼拿起刚刚被自己丢下的论文,继续看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受损的部分与自己有关,幸或不幸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台没有离开,呆呆站在明楼对面,等了几秒,才郑重地开口:“大哥,那,你会爱他吗?”明台对两人的关系其实洞若观火,所以一句话就刺到明楼心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沉默几秒,才缓缓开口:“他,只能是阿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明台似懂非懂,却也不再追问,默默转身出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门外的客厅里,“阿诚”正和明镜愉快说话。他不记得自己的死亡,只觉得是比家人爱国内多逗留了几个月,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他们这几个月在国外的生活。明镜难得有人闲谈,起先还只是说近事,慢慢地竟把陈年旧事都翻来讲,说起当年阿诚小时候总喜欢缠着明楼,长大后更是粘着他一起出国一起参与战斗,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,别说那些伤心事了。现在大家不都还是好好的?”“阿诚”的声音温柔,极具安抚性,手掌轻轻拍着明镜的手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镜微微一笑,用另一只手揩去眼眶里打转的泪水,也轻轻拍打着“阿诚”的手背。“阿诚”笑得温和,一双鹿眼不染纤尘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入夜,明楼照例忙到很晚,明台和明镜早已入睡。三个多月,明楼习惯了一盏孤灯冰冷寒夜,习惯了空旷房间里自己脚步的回声,呼吸的间隙,空旷如荒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阿诚”送了宵夜进来,转头帮他准备好了睡衣,又回到书桌旁帮他轻轻揉捏着肩膀。长期伏案工作,僵硬的肩膀和后颈肌肉在他的手掌下慢慢放松,“大哥,早点休息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摘下眼镜,简单吃了些夜宵。“阿诚”收好碗筷,到厨房收拾。明楼起身自己换了睡衣,靠在床头看书。三分钟,五分钟,没有人来。明楼暗笑自己的痴,合书关灯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小心翼翼的开门声,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一阵凉意钻进温暖的被子,蹭到明楼身边,额头顶着明楼的肩膀。明楼抬手,缓慢揉着他柔软的发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晚安。”低声的呢喃,呼吸慢慢绵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想拥抱他,却担心惊扰了他的好梦,手指沿着发丝向下,划过脸颊、下颌和脖颈,停在领口处,没有了进一步动作。片刻之后,明楼翻身,背对着“阿诚”沉沉睡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几天里明楼一直表现的淡淡的。“阿诚”每天晚上粘着明楼睡,像是一只寻求温暖的小兽,但两人的目光里再也没有过火花。一个慈爱包容的哥哥和一个温柔乖顺的弟弟,大概就是这样吧。明镜却是开心得很。阿诚做明楼的助教,工作不忙,每天抽出很多时间来陪她说话聊天,比另外两个弟弟要贴心的多。明台也喜欢,尤其是在某个早晨看到阿诚哥从大哥的卧室里出来的时候,他就觉得,大哥有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试用期刚过,他们需要决定是否留下这个“阿诚”。明楼没有犹豫,在确认书上签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那,我们就把阿诚哥留下了?”明台有些兴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抬头,难得地展颜一笑,“大姐和你不是都喜欢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明台抓住重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的目光暗淡了几分,但随即又是慢慢的暖意,“他不是阿诚的替代品,他,就是阿诚。”崭新的,独特的,忘记很多事也可以更自由生活的,只是,不再是自己的。也好,不是吗?


         明台欢天喜地接过确认书,一式两份,其中一份留给明楼收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打开书桌最下的一个带锁的抽屉,把确认书放进去,郑重地锁好,把钥匙丢进垃圾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份了。明楼低声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敲门声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明楼舒展开紧皱的眉头,笑意温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午餐好了,有你喜欢的红烧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马上来。”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宝宝的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 亲耐滴 @水水 送我的图,引发了我的脑洞。印象里《黑镜》好像有过类似故事,太久之前看的了,内容不太记得清,但是当时触动应该是蛮大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犯懒拖欠了好多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这篇是虐。如果你懂了的话,请告诉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对了,最后放上水水的图,相信你萌的心情会好很多的!


         没有眉毛的阿诚简直笑死宝宝和水水了~



评论(5)

热度(80)